隐姓埋名任抱鱼

闻说笔端有风月。

 

【七夕贺文/刀羊】画里是你

-感谢那位萧姓霸刀让在这江湖里经历了三年七夕的剑小纯第一次不是一个人过,电八百香果同服请扩我。

-成男和成男的七夕真的很OK。

-又名:剑小纯七夕奇遇记。小甜饼,祝食用愉快。

-七夕快乐。

 

大家好,贫道在这里先祝大家七夕节快乐了。

 

我本来不知道今天是七夕节的,我只知道今天是师父第一次命我下山抓鬼的日子。讲道理,七夕本来确实也和我们这种练剑悟道的小道士没什么关系。

 

然后我就下山了。扬州城很热闹,不大的广场市集里人声鼎沸,一双双鸳鸯牵着手,骑着白马。盛世里的烟花胜景,让我这个不相干的人都觉得很幸福。集市的入口还有一位叫若初的姑娘正在散一种叫结缘草的东西,听说可以用来与心爱之人结缘,身边聚集了好多人。明明感情当比金石更坚,怎么还用得着一棵草来结缘呢?我想不明白,但还是接了。贫道没有喜欢的人,贫道心里只有那个扰乱阴阳的黄泉小鬼。人这么多,说不定它就躲在这里吧,我想。

 

往更深处走的时候,我还看见了路边蹲着一位霸刀侠士,攥着那根细弱的草愁眉不展。

“这位施主可还无恙?”我问他。

“听闻纯阳宫的道长心思澄澈,对尘世间的事情看得通透,能否圆在下一个心愿?”

“好啊,那你说与我听听?”我马上就提起兴致来了,与世人解惑可比抓一个小鬼有趣、听起来厉害多了。

“我想入一次乞巧节幻境。刚才明明还有姑娘也在寻人一起入幻境的…但是我一转身,找不到她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替若初姑娘做点事情,然后拿到幻境钥匙。我只想看一眼那个传说中的千年奇境,看完绝不纠缠。”他好像很期待地看我,但又害怕被拒绝似的的低下头。

“好啊。”我不知道我可以为他做什么,但是既然他认为我可以帮他,那应该是可以的吧?

“我姓萧,你呢?”

“唔,贫道姓凌。”从小都在纯阳宫里长大,身边只有师门的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问姓名,我对自己的名字竟有一种陌生感。

“嗯,那我们结缘吧,用这棵草。”他腾地从地上站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不是说“结缘”是一生中很重要的事情吗?我看看手里的草又看看这位穿着粗布长衫的侠士,心情有点复杂。

 

“小女子愿寻一位侠士一同前往幻境游览…”这时,一位穿着紫色衣服的万花女子在我们旁边张了告示。大抵这就是这位霸刀弟子方才在寻的女子了。

“你要和她去吗?”我望向他的时候他正面露惋惜之态,目光仍恋恋不舍地停留在那张告示上。

“不了,我是个有始有终的人,不会抛弃你的,小道长。”他抱歉地笑笑。

“?”我本就是来抓鬼的呀,你和别人去游览了岂不更好。但是看着他很真诚道歉的样子,我忍了忍没说。

“那我要念誓词啦,你也跟着念。”

“光阴几度逐流水,流水何曾忘光阴…”我学着他的样子小声念道。

“祝贺你们~” 若初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手里的攀附成结的结缘草,面若桃花。

我不明白有什么好祝贺的,还有点羞耻的不好意思。于是我挠了挠头,那个霸刀却一副很理所应当的样子。脸皮真厚。我心想。

 

“请问二位可愿帮小女子往纯阳落雁峰寻一朵岁月花?”

这好像不是一个可以说“不愿意”的问题。

“去你老家,走了。”霸刀拉拉我的道袍。

一下从烟火尘世里神行千里到冰雪覆盖的落雁峰让我有点吃不消,不禁一个趔趄。霸刀已经先我一步来了,在三步远的地方等我。

“你该锻炼身体了呀,小道士,这样子可是会被鬼抓到下面去的。”他疾步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才免得我面朝天摔进雪里。

 

“你干什么啊,我在这里住了十九年了,怎么会摔倒。”我急忙拍掉他的手,底气不足但还是嘟囔了一句。心里有点火,不知道是因为他说我“需要锻炼”,还是突然被人像小姑娘一样这么抱着。

 

“来采花了。”他好像撇了一下嘴,但是风雪太大我没看清楚。

“哦。”我低头看着身边的一朵岁月花,刚想把它根部的雪拂掉,他却远远地朝我招手:“来这边采啊,这花顽固得很,非要我的‘心上人’离我四尺之内才可以摘。”他好像说那三个字的时候还戏谑地笑了一下,但是他离我太远我没看清楚。

“来就来呗。”我拍拍手上的雪,站起来朝他走过去。

 

“祝你们的感情可以向落雁峰顶的雪一样永存哦~”若初姑娘接过岁月花。

瞎讲,我和他才没有感情。我刚想说,便感觉他狠狠拧了我一下我的胳膊,还瞪了我一眼。

“你干嘛啊!”我生气了。

“嘘,让她知道我们假借结缘之名只为入千年幻境游玩,她会禁止我们进去的。”他把我拉到一边。

哼。明明是我帮你,还凶我。这些习武的果然都是粗人,一出幻境我就再也不和你玩了。我在心里嘀咕,没敢说。我怕他掐完我胳膊下一步该动刀子了。我的桃木剑在他的大刀面前显得很弱小,而且我还不会镇山河,下山前真应该和师父多学点东西的。

“二位交谈甚欢啊,看来感情非常深厚了,不过不知你们的感情能否经得起万花摘星楼的考验呢?”

“走了,我在摘星楼等你。”这霸刀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昂着头还冲我挑了挑眉毛。

 

摘星楼的牌匾倒是引人注意,但上这个楼可是费了我好一通工夫。好不容易爬上来,见上面全是一对对相互依偎的公子和小姐,只有我们两个北方的汉子尴尬地杵在原地,引来了不少唏嘘。

“凌道长,你抱着我轻功从这里跳下去。”他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好吧。”尽管我一点都不想抱他。

这个挑战本来不是很难的。但是他在空中摸我屁股还说是不小心。我想把他扔下去。

不能杀人,要心怀善念。不知道是谁传的“纯阳宫的道长屁股手感很好”的谣言,这绝对是假的我要辟谣。虽然我们经常坐着诵经,屁股上肉可能有点多但绝对不是那样子的!

 

“还要去枫华谷啊好麻烦。”我感觉自己被骗了。当初他请我帮忙的时候可没说这个啊。

“好烦,我要杀人了。”他好像更暴躁。人?什么人?我是羊啊别碰我Σ(⊙▽⊙”

然后我们站在红叶湖边,捧着莲花灯。诶?这人怎么开始脱衣服了?不要啊快停下啊!

我赶紧捂住眼睛转过身去。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下水放花灯衣服会湿的。我帮你脱?”

“你走开啊——”我好像很失态地尖叫了一声,吓得湖边的鹤都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放完莲灯,我们在附近的洛道摘了不老藤。那藤旁边有些拿着武器走动的霸刀弟子,十分狠厉的样子。还有的直接出手袭击了我们。但是我反手一个三环套月他们就倒下了,嘿嘿。

“你杀我同门?”姓萧的皱着眉头冷冷地问我。他一皱眉仿佛身边的空气都结冰了。

“对不起。”我低下头不敢看他。师父说了,打不过就道歉,不管是不是你的错。

“算了,你开心就好。他们虽与我同门,但也并非善类。”

什么啊,搞得我很小人似的。

后来我们好像又一起帮一对相互暗恋的青梅竹马捅破了窗户纸。直至三更,若初才交给我们一把渡情香,说是可以点燃以通往那千年幽境。

 

“道长不介意陪在下同游的吧?”

我想说“介意”,但他过来拉我的手。我甩开,他又拽我的手腕。

我想其实我应该是不介意的,因为我这一天好像已经把那个流窜人间的小鬼整个忘了。其实我还是有点想看幻境的。这个霸刀其实也还凑活吧。虽然凶了点。

 

幻境很好看,有系着红丝带的桥和开满粉红色可爱小花的桃树,还有人间不曾见到过的满月。他在桃树下坐下来,闭着眼靠在树干上,脸上有满足的微笑。他安静收起戾气的样子其实挺好看的。没错,一天过去了我才敢这么大胆地看他。我自认为自己不是很帅,顶多算白净,但他不一样,剑眉星目,线条刚毅俊朗。若再配上落英缤纷,就更好看了,我想。于是我在他身边落了个碎星辰,剑气卷起枝头的花瓣,簌簌地飘下来,落在他脸上。

 

我以为他睡着了,但他笑了笑,半阖着眸偏头看我道:“调皮。”左脸颊上还有一朵桃花。

 

讨厌,我也是男孩子啊,干嘛要这么看我。我又不会小鹿乱撞。

 

“好了好了,今天就放你走了。我说过一睹幻境后绝不纠缠的。明年,明年这时候我去论剑峰找你。”他手里转着一只花茎,眉目间有点落寞。

我想说其实你随时可以去找我的,但是又说不大出口。于是我挥了挥袖子,转过身。

 

“心上人慢走~”突然那个霸刀在我身后喊。“喂小道士,你用了我的结缘草,你就是我的人了啊,要不你来纠缠纠缠我啊——”

 

不害臊。果然霸刀什么的最讨厌了。

唔好吧,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

 

“喂,七夕节快乐啊——”我回头,见他双手拢在嘴边,冲我的背影伸着脖子喊。

“七夕快乐。”

然后我冲他跑了过去。


  2
评论
热度(2)

© 隐姓埋名任抱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