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姓埋名任抱鱼

闻说笔端有风月。

 

【楚郭校园AU】学数学这件小事(八九)

上两章在

祝食用愉快w最近台风有点大注意安全❤

————————————————


放学前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几乎是这群高压学习生活下的学生唯一可以放飞自我的时候。铃声一响,操场、宿舍、小卖部,反正只要不是教室,哪里都好。以至于楚恕之去班里发作业本的时候只有郭长城一个人在,拿着扫帚插着耳机,很快又扫完了一排座位。

“楚老师~!”郭长城看见门口的楚恕之,空着的那只手高举过头顶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小酒窝又乖巧又可爱。

楚恕之看了看黑板,右下角是他早上亲自写上去的:“今日值日生:大庆。” 

“那个,大庆说他饿了不能干活,我就帮他扫了。”郭长城看见楚恕之的目光,站好回答道。

楚恕之嘴角抽了抽,半天憋了一句“那你扫吧。”然后侧坐到郭长城前排的座位上,回过头看他桌子上摊开的八开大笔记本,上面整整齐齐地用各种颜色中性笔和便签纸做了笔记,真是同学看了沉默,老师看了落泪。楚恕之在心里默默地称赞肯定了学渣的认真努力后,把本子转到自己面前,却是发现只可远观。且不说小学生字体,一撇一捺像是木棍一样硬生生杵上去的,内容更是令人不可言喻。“我们要怎么找这个矩阵的逆矩阵呢?要首先看他是不是正方形矩阵对不对......”还有诸如此类的各科老师口头禅。楚恕之不忍心看下去地又把本子转了回去。他记得当时自己讲课好像还吼了一句“林静把手机收起来!”谢天谢地那个傻子没把这句也抄上去。

“老师我地板扫完也拖完了,有什么吩咐嘛。”郭长城收拾好卫生工具,轻快地蹦跶到桌边站好。他发现自己好像不害怕这个看起来凶凶的楚老师了。“楚老师是我第一喜欢的老师!”他很郑重地在心里把这句话记到小本本上。

楚恕之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告诉他笔记这么记没效率,又怕打击他自信心,于是想问问他最近感觉压力大不大,转念一想自己这样盯着人家脸半天了也不说话太像个变/态痴/汉,言而总之脱口而出:

“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没事做,就来看看你这有啥好玩的。” 我是谁我在哪我说了什么我不是来发本子的吗?楚恕之觉得自己是疯球了。

“我...我这也其实没啥好玩的。”从来都被教育老师问话必须马上回答的郭长城没太仔细想这个奇怪的问题,一秒作答。

“……”楚恕之觉得尴尬。

“……”郭长城不敢说话。

楚恕之觉得自己就算是为了最后仅剩的那一点老脸,这时候也该走了。于是他干咳了两声,大风衣一甩,站起身来,走到班门口还不忘让傻站在那扯衣角的郭长城把讲台上的本子发了。

 

最后,晚自习的时候楚恕之把“今日值日生”几个大字擦了,换成了“本周值日生:大庆”。

这和郭长城半点关系都没有。楚恕之自我麻痹地想。不罚大庆岂不是助长了欺负老实人的黑恶势力萌芽?

 

楚老师觉得自己特别正义。

 

 

郭长城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老师课外活动时间来关心自己,自己却一句“没啥好玩的”跟逐客令似的,都把老师气走了。他越想越不安,越想越觉得事情严重。毕竟他从小自知不聪明,没少让老师不耐烦,但总归不是什么大错,这一次好像真的是自己个人问题让老师生气了呢。还是自己刚决定的第一喜欢的老师。

 

楚恕之觉得今天的郭长城不太对劲——本来笑眯眯的,一看见他进教室就把头低下来,这一点都不郭长城。难道昨天盯着人家脸看,看完就跑真被当成变/态了?楚恕之想不明白,只好自己瞎猜。一瞎猜,他的脸就绷得更紧了一些。‘果然楚老师生气了’郭长城偷偷地瞄讲台上的楚恕之,心里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时感觉眼前飘过去一排“QAQ”。‘果然楚老师生气的样子和想象中一样可怕’。

 

郭长城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哪也没去,老老实实地在班里坐着,一边心不在焉地翻书页,一边一分钟三次地望向门口。他记得小学时候学过爱迪生原谅助手摔灯泡的故事,爱迪生真的原谅了他助手摔坏灯泡,所以下一次还让助手帮他拿而不是心存芥蒂。

 

楚恕之在办公室里撑着脑袋瞎猜,特别烦躁。他也觉得应该去教室看一眼,但是怕万一对方真把他当变/态,他这就更说不清楚了。我就偷偷地往班里看一眼。楚恕之心想。

 

于是郭长城往外瞅,楚恕之往里望,两个人的目光就这么尴尬地汇到了一起。

“啊......我就来看看你。”不是,楚恕之你这只猪在说什么啊!楚恕之心想,想逃跑,就现在。

“楚老师好,楚老师又来玩了嘛!”郭长城极力想表达自己的热情,好弥补一下昨天的‘冷漠’表现。

 

楚恕之硬着头皮进了门。“干嘛呢?”

“等您!”郭长城看楚恕之似乎不是很像生气的样子,感觉自己就像那个被原谅的助手一样如释重负,激动地本来就不会说话的嘴更放飞了。

“......?”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楚恕之有点不知所措。

“楚老师我给你带了娃娃!”郭长城这辈子可能不知道脸色怎么看。

“......?”楚恕之莫名其妙。

“您又无聊了嘛!咱们来玩娃娃~”郭长城热情地冲楚恕之招手。

“好......?”原来小孩是这么想的吗?楚恕之虽然还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好提议,但还是松了口气。

那是一个小玩偶,有点暗黑的感觉,倒不如说是像巫师给人下降头用的傀儡娃娃。

“这小东西长得挺别致。”楚恕之没话找话地感叹道。

“这个是爸爸,这个是妈妈,这个是孩子。”只见郭长城把三只大小不一的娃娃并排放好,给他介绍,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楚恕之把手叠起来,下巴枕在上面,静静地看着郭长城。阳光低低地洒在专心的小孩的头发上和脸上,像小天使一样周身镶着金边。也显得他皮肤格外细嫩。摸起来手感肯定特别好。楚恕之心想。他这才发现郭长城仔细看其实挺好看的,比如现在,刘海经过了一天有点乱了,不像平时一样整整齐齐地贴在额头上,反而有点少年初见棱角的小成熟。又见其双眼半阖,薄唇微启,全神贯注地看着手里的娃娃,时不时笑一下又露出两个梨涡。果然娃娃不如小孩好看,也不如小孩好玩。楚恕之想着想着就笑了。

“楚老师在想什么?”小孩灵动的大眼睛看向他。

“没。”楚恕之也没多解释,反而更是含笑地盯着郭长城的眼睛,然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发,细软细软的,和想象的一样。他觉得没摸够,于是又摸了一把。郭长城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傻笑着挠了挠头。

 

赵云澜吹着小口哨路过的时候,看这个班有人就多往里看了一眼。只见楚恕之和郭长城一人手里一个娃娃,咻咻咻地在玩娃娃打架。

 

澜澜什么都没看见,不关澜澜的事,澜澜什么都不知道,澜澜什么都不想知道。

 

———————————————————

我似乎是把郭长城写成一个小傻叽了?(我不是我没有x)他本来就是小傻叽!(他不是他没有~x)

溜。


  40 5
评论(5)
热度(40)

© 隐姓埋名任抱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