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姓埋名任抱鱼

闻说笔端有风月。

 

【楚郭校园AU】学数学这件小事(六七)

-OOC都是我的他们都是完美的

-祝食用愉快,和前文也没多少关系可以直接吃

——————————————————————————————

 

楚恕之在正式上课的第一天组织了例行数学水平测试。其他人都还好,但郭长城......太惨了。惨到轮到郭长城上讲台领卷子的时候,好心的楚老师把留白页朝上递了过去的。他瞅见小孩回到自己座位上,皱着眉头,嘴瘪的跟鸭子似的,就差没哇地一声哭出来。楚恕之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被他训哭打哭骂哭的学生不在少数,但这个......有毒。果然,每次一瞥见郭长城像栗子一样毛绒绒的但是耷拉着的脑袋,他就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刻薄的、针对的、罪大恶极的独裁者,把一个无辜无权的良民剥削的没地儿伸冤。

 

楚恕之对自己的评价一向是心黑舌毒又不善言辞的。于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找赵云澜那个八面玲珑的老好人,希望能从他那得到些建设性意见。

“得,你把他午休的时候带来吧,”赵云澜捏着眉心,“不是和你说了要宠着吗,你看看。”

“他不会做题和我有什么关系!”楚恕之觉得委屈。

“你还委屈了?今年还想不想评优秀教师了?”

“嘁。”

 

赵云澜知道让楚恕之去叫人估计能把那倒霉孩子吓死,于是抹了把发型,亲自去高一五班领人了。

“没事儿,你没犯错误,就了解一下你的情况。真没事儿。”在去政教处办公室的路上,这已经是第三遍赵云澜用同样的话安慰哆哆嗦嗦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郭长城了。

到了门口,赵云澜主动上前拉开门,冲着屋内挑了挑眉。郭长城天生就觉得自己和一切老师办公室磁场相斥,此时的他感觉非常不好,像是躲在最后半堵坚果墙后面的太阳花一样缩着脖子瑟瑟发抖。他向前走了半步,一眼瞅见坐在沙发上撑着脑袋翘二郎腿的楚恕之,吓得膝盖一软差点一个踉跄撞桌子角上。赵云澜从后面赶紧扶了一下,又顺手把他推进去。

“楚......楚老师好。”

楚恕之点点头,试图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友善。

“来来来,坐你楚老师边上别客气。”赵云澜立刻很“尽主人之谊”地安排道,楚恕之也识相往边上挪动了几分,给郭在双人沙发上让出一个位置。

“小郭啊,最近听你的各科老师说都在班级里做了水平测试......”

“我知道了!我太笨了给班级拖后腿,还总惹楚老师生气,真的非常不好意思都是我不好!“

”......” 赵云澜做了那么多年学生和老师的思想工作,还从没碰到过这一出,他看向楚恕之,摊手,歪头,眼睛里都是问号。(‘这咋办啊老楚,这官二代这么怂的?’)

“......” 楚恕之也看向赵云澜,心想我要知道怎么办还用得着找你(‘加油。叫我安慰人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郭长城似乎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突然的寂静,低着头拿余光悄悄地瞟楚老师的眼色。但是显然很不明智,楚恕之向来是一张万年冰块脸,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赵云澜觉得这样不行,赶紧打圆场:“小郭啊,你看你楚老师这不也没怪你嘛~”

“呵——”楚恕之“呵”了一半被赵云澜瞪了一眼赶紧把嘴闭上。

“哈哈是啊,我怎么会怪你呢。”僵硬的皮笑肉不笑更为致命。郭长城无助地目光在两人中间游离,最后决定盯着地板不说话。

“看吧,楚老师这么好的老师,跟着他好好学,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理想的大学的!”

“嗯我一定比之前更努力,听老师的话,不辜负老师们对我的期望!”明明是最普通的套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郭长城嘴里竟令人觉得诚挚之至。

啧,居然有点可爱。楚恕之心想。有毒。

 

楚恕之在课代表刚抱过去的那堆作业本里发现了一个笔记本,塑料封皮上面画着粉色小兔兔那种,上面也没写名字。他要是提前知道那是个错交上来的日记本的话,是绝对不会翻开看的。然而,等他发现这里面记的不是数学题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他那一瞥还瞥见了自己的名字。

“2018/9/21 晴 超级开心 

今天沈老师说楚老师在办公室里表扬我考试有进步了还说我超乖:D虽然楚老师没当面和我说,但是超级开心!嘿嘿下次他能当面表扬我就好了>///<”

楚恕之意识到自己已经快笑成脆脆鲨的时候赶紧环顾了四周,还好没人发现。他突然有点感激领导对他的信任把孩子放进他的班。捡到宝了。

 

他挑了个自习课,站在班后门里往里张望,有点安静地不太真实。然后他看见走廊尽头赵大政教主任吊儿郎当的背影。啧。

 

于是他踱着步子走到第三排的郭同学旁边,后者正坐得板直,一笔一画地写完形填空。郭长城感受到后上方的目光,紧张地一个笔误把“ed”写成“es”。楚恕之叹了口气,指尖无奈地敲了敲那个“es”,然后为了不打扰其他同学学习,俯身趴到郭长城耳边:“你数学作业没交,出来一下。”郭长城没反应过来楚恕之说啥,只觉得带点烟味的气息打在耳朵后,像猫尾巴尖挠的一样,感觉轰地一声血都涌到头上,身子也过电一般颤了一下。“啊......啥?”他涨红着脸转头不好意思地看楚恕之。动作太大差点亲到人脸上。后者赶紧往后一仰闪开:“没出息。我说你数学作业没交,你给我出来!”“我记得交过了啊?”郭长城听闻一脸疑惑地嘟囔着翻桌洞,果然翻出来另一本粉色小猫猫的作业本。他只觉得自己要挨训了,并没有意识到他早上交上去的是什么,就忐忑地跟在楚恕之后面到走廊里。“拿来,站这儿,我现场批。”这......这是公开处刑吗......郭长城双手交叠在身前,低着头不敢看楚恕之,咽了口口水等待被作业本敲脑壳。

郭长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让他自己说的话可能是三年,一直抿着嘴没有表情的楚老师终于把作业本合上了。

“不错。”

“啥?”郭长城觉得自己听错了。

“我说,不错,都对了,很好,有进步。”

“真的嘛?!”郭长城觉得的人生突然充满了阳光。

“真的,特别好。”楚恕之笑了一下。

可能人生是突然充满了阳光海浪沙滩和仙人掌吧,郭长城想。

 

他觉得这个好心情能维持至少一天,不对,三天,直到收到了课代表发下来的粉色小兔兔日记本。


TBC

不写A到Z了_(:з)∠)_找不到合适的词有点尬,就这样子吧w

好了他们至少做数学作业了!(强行扣题(不是


  60 13
评论(13)
热度(60)

© 隐姓埋名任抱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