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煮雪花糕

闻说笔端有风月。

 

【佛八】一日为师,终身为误 02(现代AU小甜饼/ 师生年下/高冷佛爷攻×贱萌八爷受)

02

 

 

张启山本是长沙城中一军事家族的长子,因为考上了北平的大学,所以独自在这个大城市里租了间公寓,一个人住着比在宿舍里多落了个悠闲自在。虽祖上三代都是部队的军官,张启山却独爱文史。“不愧是我张家的伢子,做什么事情都有模有样的。”张爷爷在启山十二岁给楼下哥哥讲红楼梦讲得头头是道的时候就默许了这个学文的“叛徒”。

 

张启山在北平大学修的是中国语言文学系。九月第一天,当他好不容易在大都市的早高峰时段挤下地铁,找到教学楼,站在班级门口的时候,已经迟到四分钟了。心塞到无以复加。要是让爷爷知道可是要挨打的QAQ。他小心翼翼地朝里面张望了一下,趁着教授盯着电脑准备课件的工夫,张启山猫着腰溜着边钻进教室,看到昨天认识的朋友张日山正在第四排招呼他坐到旁边的空座。

 

刚坐定,张启山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巨大的多媒体教室居然坐了个大半满。“人还不少呢。” 他对张日山小声的说。“你来晚了不知道,”张日山翻了个白眼:“都是别的系来旁听的。”张启山表示不太懂现在的年轻人:“这可是古代汉语课,大家都对古典文学这么感兴趣啊,” 他又扭头向后扫了一眼 “还都是女生?”  张日山向讲坛努了努嘴,“这不看校草呢嘛。” 张启山这才反应过来看看讲者,当他看到那似曾相识的轮廓和特立独行的中式马褂的时候...诶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诶好像哪里都不对的样子( ´ ▽ ` )ノ。张日山眼睁睁地看这位高大英俊的男同学也像小姑娘似的盯着年轻的教授傻了,仿佛听到了三观碎掉的声音。他急忙拉着张启山摇晃 “喂你...” 张启山这才的意识到刚才自己看起来一定很蠢。他尴尬扒拉开张日山的手,强行开启“王の蔑视”模式,“他就是齐桓?”张启山撩一下额前的发“还没我一半帅呢( ̄^ ̄)ゞ” “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他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嗯,自己还没跟张日山熟到可以讲那一鼻子甜筒的程度。

 

第一节课齐桓大概介绍了自己和一学期的课程安排,没什么干货即意味着张启山可以用一节课的时候梳理一下这个“倾盆大雨人山人海而我偏偏看到了你” 的琼瑶故事的神他妈展开。 最终他自暴自弃地得出结论:非常好。①这个人是我教授②他被我恐吓过⇒这学期不努力刷刷脸怕是过不了了。 张日山看着张启山的表情从凝重到痛心疾首,再到出现了一丝蜜汁红晕,也默默地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嗯,此人多半思春了。” 诶诶其实也差不多啦(~ ̄▽ ̄)~*张启山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对就要跟这个人绑定,保守估计四年,这件事情还是有点小兴奋小激动小开心的。

 

下课后张日山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好同学大学第一天就把自己扔在图书馆熬夜撸deadline为一个周的论文,钦佩地表示早听坊间流传张启山是个大家族的孩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再看这边张启山,一点揉揉太阳穴,满意地看了看已经修改了很多遍的论文。本来这个论文就不是很难做,只不过齐桓是让这些刚从题海战术里爬出来的孩子们稍微感受一下新学习方式而已。“嗯,再不睡就有黑眼圈不帅了。”张启山闭上眼,想象着明天小教授见到自己会是怎样的表情。惊讶?惊恐?或者知道能报复了得愉悦?不猜了,没有惊喜就不好玩了。张启山嘴角莫名勾起一个弧度,梦里全都是那个人。不知不觉,太阳升起,又是另一天。

 

【手动分割线是我(^▽^)】

非常好,这一章的进展=佛爷知道八爷叫齐桓了。这进展真是痛心疾首了。话说好想给八爷找个现任男友虐虐佛爷啊嘤嘤(●'◡'●)

这里熊熊♥


  31 8
评论(8)
热度(31)

© 寒梅煮雪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