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煮雪花糕

闻说笔端有风月。

 

【佛八】一日为师,终身╮(╯-╰)╭(现代AU小甜饼/ 师生年下/高冷佛爷攻×贱萌八爷受)

OOC有/肯定HE/没事就是想吃点糖

 

01

 

 张启山第一次听到齐桓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在暑假。刚收到北平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虽然这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内了,却仍然抑制不住内心涌起的洪荒之力。于是,以高冷到丧心病狂闻名的张启山也不可免俗地加入了大学官网上的新生群。

 

刚通过群申请,瞬间弹出的消息泡泡已经猝不及防地刷了张启山一满屏。最上面的一条显然是一个已经“做过功课”的女生:“跟你们讲啊,咱们学校的校草是一老师!(・ω・)ノ” 接着一个人回复“是!我也知道!叫齐桓呢~从他入学到留校当教授助理就稳坐校草之名(o^^o)” 看着风头被抢,第一个女生不服气的又开始说起齐桓的其他八卦。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张启山一边皱眉一边点了退群。“学了三年就跟这么一帮智障当同学。”洪荒之力好像已经熄灭了一半呢。“不过齐桓...?听起来倒像是一个儒雅的书生名字。”不可否认地,张启山有了一丝小期待。

 

对于刚上完高三的学生来说,没有作业的夏天过得飞快,练练车,读会儿专业书,蝉鸣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渐弱了许多。等张启山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置办开学用品的时候,离开学只剩一个周了。

 

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张启山叹了一口气,从车库里翻出雨鞋雨衣又捎上了一把足够大的双人伞才硬着头皮迈出了防盗门。天知道他最讨厌下雨天了,带着尘粒的雨点溅的到处都是,让洁癖的他感觉像被万只虫子舔着心窝。

 

到了最近的购物广场,他强行克制住自己想把那溅上泥浆的雨鞋烧成灰的冲动,闭上眼换上一双干净的帆布鞋才让他心情稍许舒缓。

 

三个小时后,当张启山刚站好准备打车时,只见一个带着复古圆眼镜,穿着中式马褂的年轻人一手抱着头冲进大雨,身体弯着,不忘保护另一只手里攥着的甜筒。那人似乎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张启山的过大的伞,噌得想钻进来,不料却踩上了一块湿滑的大理石,他一挣扎倒是站稳了,甜筒却直直地戳向了张启山的鼻子。“啊啊啊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清气一定是个宽宏大量之才……”那人五官夸张地扭到一起,闭上眼偏过头的动作好像已经准备好挨打了。张启山一面吐槽从未见过这般没骨气之人,一面感到洁癖之神赋予他的力量让他再也不能忍受这非人的折磨了,一句国骂伴着一把锋利的眼刀甩了过去。不知是天气的缘故还是张启山伞下太冷,那人居然被生生吓得打了个哆嗦,脚底又是一个不稳。张启山手疾眼快地扼住那人的胳膊,脸上毫无波澜。好么,张启山无奈地想,不光是没骨气了,骨头都没了。张启山看着前面眼前还在张牙舞爪求他宽恕自己的人勾起一个皮笑肉不笑的阴冷的表情,“你看,出租车来了,我要去劲松,你要是一起去呢,就上车,否则呢,滚!”张启山十分确信以及肯定自己的“滚”字是加了重音的,没想到那人却不识相地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好好好!车费就当我给你赔礼了(^∇^)”接着就钻进了车。张启山没办法,嫌弃地抹了一把脸上黏黏糊糊开始化掉的冰激凌。“很好。祝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这个要命的主了。”

【手动分割线在这】

话说一千字了八爷的名字还只活在迷妹的的口中节奏好像有点慢(?)

不知道能写多长,有人看就写,没人看就想起来再写。【←flag已立】

第一只同人文献给佛八~这里熊熊(●'◡'●)

  63 10
评论(10)
热度(63)

© 寒梅煮雪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